《梦华录》看懂沈如琢拿捏宋引章的手段,才知道为她为何如此吸渣

时间:2022-07-03 10:17来源:http://www.californiatournamenttrail.com/ 作者:福彩快三 点击:

你已经是名扬东京,柯相亲口夸过的,有士大夫风骨的宋娘子了,怎么能为了区区几百文茶钱,在茶坊里,对着一帮酸腐文人弹琴呢?而我,愿造御楼,将卿藏之!

宋引章再一次信了渣男的鬼话,背弃最爱她的盼儿姐和三娘姐,不顾自身名节,搬到沈如琢家里居住,她觉得为了钱卖艺是一件低俗的事,却不知把未来全部寄托到一个男人身上的样子,才是真的丑陋。

这是宋引章第二次上了渣男的当,第一次被周舍像狗一样拴在院子里又打又骂,百般侮辱,若不是盼儿,她早已经万劫不复了。

可宋引章没有记住这血泪史的教训,人生刚有一点起色,转而就觉得那让她们在东京站稳脚跟的茶坊低俗,觉得三娘盼儿的想法不雅,背弃姐妹情,跑去吃沈如琢为她画的大饼。

看懂了沈如琢为何如此容易就拿捏住宋引章,才知她天生的吸渣体质,其实一点都不无辜,像宋引章这样特性的人,在现实中也往往是最容易上当受骗的一类。

周舍和沈如琢的手段

三姐妹中,三娘是一个回归型的女人,为家庭失去自我,最后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,被抛弃后,重新找回自我,重塑人生。

盼儿是一个坚持自我型的女人,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,得不到也不过于强求,及时止损,寻找新的目标。

而引章是一个成长型的女孩,需要不断地试错,不断地受苦,才能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,不会听过来人的劝告,也分辨不出真正的好坏,典型的又菜又叛逆的青春美少女。

初遇周舍,才认识人家十五天,引章就不听护她十几年的盼儿姐的话,因为周舍几句虚无缥缈的承诺,不听盼儿的逆耳忠言,和盼儿撕破脸带着自己的私房钱,与周舍私奔。

周舍承诺引章,他家在淮阳时代为商,家中经营皮货,有商铺数十,下人近百,宅院若干,只要宋引章嫁给她,他就去求他做应天府通判的姨父,帮引章脱贱籍,让她做正头娘子,待她如珍似宝。

对于看男人,引章从来不会看对方的道德品行,更不会经过了解考验,而是通过从对方的口中,去了解对方的美好,殊不知,一个人的外在美好,是可以伪装和假造的。

周舍就是那样一个处处掺假的男人,他所谓的那些美好品质和万贯财富,都不过是口头编造出来的谎言,实际上的周舍,是一个外表风流,内里不堪的赌徒,欠了一屁股的债。

挑上引章,也是为了骗引章手里的钱,引章身在乐籍,为达官贵人献艺,一场表演下来,赏银无数,她并不缺钱,但她缺的是一个清白的身份和让她安心的归宿。

骗子之所以能够成功骗到人,无非就是因为被骗的人心中有贪念,引章虽然两次都是被男人骗,但她内心其实是没有爱情的,她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想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选择男人的唯一目的,是对方能够帮她脱籍。

被周舍骗钱骗色后,引章有一度是对男人很排斥的,但引章对男人的看法始终没变,别人“对她好”,她就跟人跑,然而引章对于“对她好”这三个字的认识是很模糊的。

其实不管是周舍还是沈如琢,他们对引章所谓的爱,都是通过一张嘴来表达的,无非就是带着引章游游湖,看看风景弹弹曲子,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。

而引章却总是被周舍和沈如琢的甜言蜜语感动得稀里哗啦的,这说到底,还是引章太过缺爱,过度自卑导致的,她出生就在贱籍,身为贱籍女子,终身不能自赎,世代相袭,是那个时代的下九流。

所以当有人对她表现出一点关心和欣赏,引章就很容易失去自我,而当别人稍微对她施加一点恩情,引章就很容易被PUA,这一点,沈如琢最擅长。

沈如琢其实从未对引章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事情,每一次不过是投机取巧地恰恰碰上,假意帮一下,然后就总是以此为由,盯着引章问要如何报答他的恩情。

引章是敏感型的人,原本是想要拒绝,但被人这样一问,就会觉得自己的做法很过分,久而久之,被沈如琢用所谓的“恩情”绑架,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,还会觉得对不起人家。

最后别人把自己卖了,引章还要觉得卖的价钱不够高,其实无论是周舍还是沈如琢,他们都不是手段多么高明的人,换做任何一个稍微精明一点的女人,都很容易看出他们的手段。

引章两次落得那样的结局,都是活该,且不论赵盼儿多次极力护着她劝说她,她不愿意领情,就连知音张好好,都曾善意地提醒过她沈如琢不是个好人,可引章总是自己笨又以为很聪明,一次次被自己的愚蠢拖累。

吸渣体质

有一句话说得很好:你是什么样的人,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。之所以渣男总是被她遇到,也是她本身的特质决定的。

同为沦落风尘的女子,盼儿能够摆脱渣男遇到真爱,张好好能够看透男人本质,而引章只有被骗的份,说到底,都是价值观的不同。

引章多次被骗,从来都不是运气问题,像她这样的女人,不管在哪个时代,都是渣男的目标,一个原生家庭不好的女孩,从小缺爱,却又没有经历过风雨,缺少历练,不懂得识人看事。

所以当出现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人,稍微对她献点殷勤的时候,她就会觉得那个人是真的对她好,即便自己不爱,但在不讨厌对方的情况下,也甘愿委身与人,寻求别人的呵护。

比起父亲犯事被连累的盼儿,引章在乐馆的生活其实算是过得不错的了,只为达官贵人献艺,拿的是官银,没有人敢随意欺负,不像盼儿那样,毁被人疏远欺负,引章只需要练好琵琶就可以了。

然而引章看不到自己的优点,每天感叹命运不济,时时刻刻都处于自卑之中,也时时刻刻觉得别人瞧不起她,反观同样身在贱籍的张好好,即便身在下九流,也从来不看轻自己,她告诉引章:

引章妹子,我怎么觉得只要一提到乐营教坊,你就一副抬不起头的样子,咱们是靠自个儿本事吃皇粮的人,挺起腰直起背抬起下巴来,贱籍又怎么了,平日里不愁吃喝,文人墨客们捧着,高官贵爵们敬着,你既不需像平常的市伎私伎那样卖身媚俗,也不用像闺阁千金那样处处拘束,整天穿金戴银,呼奴携婢,哪里不如那些升斗小民了?

张好好的一番话,点醒了引章,她摆脱了自卑,开始把张好好当做自己的偶像,努力提升自己向张好好靠近,可是转而换来的,又是忘记初心和根本的自傲。

引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个人畜无害的乖乖女,但其实耳根子很软,也很薄情,被人随便挑拨几句,就会背叛姐妹情深。

当初引章被周舍欺辱,盼儿把她救出来,并一起来到东京开了茶坊讨生活,引章那段时间很讨厌男人,还逼着两个姐妹和她一起约定,永远都不嫁人,一起搞事业,可转眼她就一心思念两人,犹豫着应该选择谁。

引章这样的约定,其实很自私,她因为排斥男人,害怕盼儿三娘都有了归宿,而自己却落了单,所以逼着别人发誓,而下一刻,她与人私奔的时候,却把约定忘得干干净净。

引章得张好好的引荐,一同献艺,弹了一首《凉州大遍》,一举成名,和沈如琢孤男寡女划了一夜船后,回来就飘了,她看不起这低俗的茶坊,更是不愿意用高贵的手弹琵琶去招揽生意。

用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成名后就开始耍大牌了,她自我感动地给自己洗了一通脑,觉得自己为了茶坊牺牲了太多,不愿意继续这样下去了,又想起沈如琢那甜言蜜语的保证,不辞而别地离开了。

这一次,又是引章人生的一场浩劫,引章根本不了解沈如琢是个什么样的人,更是不了解他的背景,只听沈如琢一句能够帮她脱籍,就不顾十几年姐妹情,投入渣男的怀抱了。

引章被沈如琢当做政治工具,强行拿去讨好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色鬼,用语言绑架利诱引章,逼着她去讨好那一脸色相的老色鬼,盼儿和三娘再一次想尽办法去救她,引章终究还是吃了愚蠢的亏,导致她一生都不再相信男人,终身未嫁。

鉴渣体质

引章是一个没主见没原则的人,甚至连感恩之心都很缺乏,她不会因为盼儿和三娘曾经帮过她而感激她们,而是在需要时会妥协,一旦别人价值更高了,就选择抛弃。

虽说引章是被渣的那一个人,但她本身也不是什么纯情女子,她选择周舍和沈如琢都是带有目的的,爱情小于价值,甚至她可以一心念两人,同时想着沈如琢和顾千帆,这样的女人,很难真正地吸引男人。

风尘女子中,能力最强的是已经脱籍的赵盼儿,最有风骨的是不以色示人的张好好,她们身上都有共同的特点。

即便身在泥潭,也能靠自己的努力开出花朵,即便有无数男子垂涎,也从未想过要折枝相送,这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。

盼儿曾经,也像引章那样,看男人只看表面,被欧阳旭的海誓山盟给欺骗,白白养了人家三年,结果欧阳旭考上探花后,就攀上高枝抛弃盼儿,这是盼儿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。

同样被男人骗,但盼儿和引章有着本质区别,盼儿虽然想着要靠欧阳旭摆脱自己商女的身份,但并没有打算要完全依赖男人,她努力挣钱,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,是为了配的上美好的他,也是为了投资自己。

以至于后来盼儿被渣男欺骗,还有一身本事,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自己的手段,在繁华的东京靠做茶站稳脚跟,还成为了茶业的领头人,即便是被打入谷底,随时都有逆风翻盘的能力。

后来盼儿遇到了顾千帆,见顾千帆有能力护她养活她,也愿意这么做,但盼儿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男人在东京立足,即便男人心甘情愿,日子长了也会让人瞧不起,甚至自己都瞧不起自己。

盼儿越是倔强,越是要强,顾千帆就越是心疼她,盼儿走得越高,生意越忙,越融入东京,两个人就越有共同话题,盼儿有爱情,但从不会为了爱情舍弃一切,包括姐妹,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样子,两个人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努力。

而引章就不一样,她是杭州琵琶第一,不靠男人,照样可以拥有更精彩的人生,可引章过于执着于贱籍这个身份,不接受自己的短处,也学不会如何爱自己,每一次都把命运的钥匙交到不靠谱的人手中。

和周舍在一起时,引章想的是找一个富庶商人,托付自己的下半生,她所谓的下半生,就是做周舍家中的娘子,不出去抛头露面,足不出户地过一生,若是那样,即便周舍没有虐待引章,她的后半生也不会过得幸福。

她除了会弹琵琶,可以说一无是处,不会为人处世,不懂照顾人,甚至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这样的女人,如何做一个时刻需要和外人打交道的商人的正头娘子,引章最终也会被嫌弃。

第二次跟了沈如琢,沈如琢承诺引章,愿造御楼,将卿藏之,这算什么,一只被关起来的金丝雀吗?沈如琢对引章,是撩而不娶,把她当做自己一个人的玩物,藏起来自己享用。

真正的爱难道不是愿“聘汝为妇,托付中馈”吗?引章不是真的喜欢沈如琢,甚至有些反感,但是为了脱离贱籍,她再一次把自己卖了,引章在算计别人,别人也在算计她,可她的伎俩,根本不入别人的眼。

她成为的不是沈如琢的玩物,而是沈如琢拿去讨好上司的玩物,没有人救,引章可能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沈如琢的控制,也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以色侍人的命运,这就是引章所理解的风骨。

而真正的风骨,就像盼儿所说的那样,是在于心,不在于形,引章觉得琵琶是件雅事,自己都已经名满天下了,为什么还得像在瓦子里的杂耍一样,为了几个臭茶钱讨好几个酸臭文人。

引章精神不够独立,脾气倒是挺独立的,耍起性子说走就走,不要姐妹,不要钱财,也不要后路了,而这样的做法,不是所谓的恋爱脑,而是单纯的自私凉薄,至少恋爱脑,心里有爱情。

盼儿被欧阳旭抛弃一次,变得更好了,遇见了更好的人,三娘被丈夫儿子抛弃一次,学会靠自己生活了,张好好被池衙内抛弃一次,没有任何影响,因为她们都有自己的人生,都懂的人要自立。

只有引章,每被欺骗一次,都要了半条命,她无法自救,只能靠别人,像引章这样的人,无论是现实中还是剧情中,都很难获得幸福。

网站分类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相关站点
友情链接
福彩快三平台,福彩快三官网,福彩快三网址,福彩快三下载,福彩快三app,福彩快三开户,福彩快三投注,福彩快三购彩,福彩快三注册,福彩快三登录,福彩快三邀请码,福彩快三技巧,福彩快三手机版,福彩快三靠谱吗,福彩快三走势图,福彩快三开奖结果
返回顶部